跳到主要內容

2017電影筆記077- 比利時《交換心人生》(Heal the Living)

影片敘述一個關於器官移植的故事,照理來說,該是個爭分奪秒的緊張畫面,但電影中,我們看不到一絲緊張,所有的情節都很平靜,如靜謐的流水,華麗的慢歌,不慍不火地娓娓道來, 滿溢著歐洲的人文風采。影片中有不少隱喻,比如車禍前公路變成海洋,也暗示著生命的即將離去-我们從何處來,即往何處去。

青春正盛的少年西蒙因車禍意外腦死,醫生說服了他的父母器官捐贈,以便換得更多生命的延續。西蒙的父母經過一番椎心痛苦,答應捐贈愛子的器官,將一顆年輕的心臟移植給深受心疾威脅的女子克萊兒,她是一位放不下孩子的母親,也是一名不願拖累愛人而獨自面對病魔的堅強女性。

電影清晰刻劃生死的抉擇、家人/情人間的羈絆、器官捐贈的客觀呈現,與醫病關係間各自的為難。導演卡黛兒基耶維黑(Katell Quillévéré)冷靜而克制,一點也不煽情。特別在車禍後的醫院場景中,大量的手持運鏡捕捉各方人物情緒,西蒙父母的傷心欲絕、醫護人員的專業反應令人印象非常深刻,他們承受的龐大壓力其實不亞於家屬,詢問器官捐贈的意願時,更是每字每句小心翼翼地拿捏分寸。後半段鉅細靡遺的心臟移植手術,則旨在讓人徹底感受生命終止與甦醒的力道,不會血腥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2018電影筆記100-美國《荒野之心》(Leave No Trace)

本片和思辨烏托邦教育理想的《神奇大隊長》(Captain Fantastic)有點類似,但內容除了子女教育問題外,還探討了邊緣族群的生活狀態,特別是戰爭創傷症候群者重新融入社會的問題。故事中威爾帶著13歲的女兒湯姆在森林公園裡過著自給自足的原始生活,直到被政府人員發現後,進行調查與社會安置,回歸平凡的社會之後,威爾卻日日受著煎熬,最後還是因為無法抗衡內心的恐懼,帶著女兒再次逃離人群。 電影鏡頭裡,這對父女在森林裡生活,以打火石生火、採集野菜蘑菇、飲地衣的水珠,女兒健康快樂出落得好似大自然的精靈。影片中的威爾可能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,他與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不同,逃避社會是他主動也是唯一的選擇。他比誰都愛他的女兒,單親在艱難的叢林環境生存外還教她讀書寫字,甚至比正常上學的孩子還要優秀。但是當湯姆重新進入「現代文明」之後,很快地適應甚至愛上了這世俗的循環系統與交易方式,甚至情竇初開,最終要面對「成長」這個更重要的命題,即便不捨與父親分離,她勇敢地選擇了不再逃避,是非常動人的成長物語。 導演詮釋父女間價值觀和世界觀分道揚鑣的描寫細膩動人,用一個小格局故事反照出宏大和普世價值的寓意,也就是個體生長與認識世界的過程。「更多的生活物質」意味著就是更好的生活嗎?人類畢竟也是群聚性的動物,也有適應性的。但並不是更好的生活才能更有安全感,安全感還是來自於人和周圍之間的相互關係。我們對於美好事物與文明的本能嚮往是與生俱來的,只是電影告訴我們,所有的選擇不一定要「正確」,不一定要「快樂」,也不一定要「有意義」,更重要的是當孩子長大後,要學會放手。 Leave No Trace 荒野之心 2018 電影預告中文字幕 ※電影金句: 「他就像個逃離人類社會的難民,而森林收留了他,給了他庇護。」 「學校的意義不僅僅在培養智力上,還包括教會你怎樣和人們交流和相處。」 「需要森林的是你,我並沒有和你同樣的問題!」

2017電影筆記053-韓國《女孩青春紀事》(The World of Us)

本片內容圍繞兩位十歲小女孩在學校生活中遭到排擠時,彼此間友誼關係的變化,故事內容簡單卻自然流暢,全然以兒童的視角看待這個複雜的世界,對某些孩子來說,兒童的世界並非無憂無慮的。 李善在班上被人孤立,或者說被忽視。好不容易與轉學生智雅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,但智雅卻想積極想融入班上主流群體而開始與小善保持距離, 隨後智雅卻也因學霸成績壓過小團體的領導者寶拉,反而變成被排擠對象。惡意很可怕,以霸制霸結果只是兩敗俱傷。 推出首部長片作品的韓國女導演尹佳恩,以個人經驗作為靈感,將孩童纖細且脆弱的友情戲碼描繪地絲絲入扣,指甲油、手繩環及躲避球分隊等前後呼應也讓人更投入故事情節中。然而孩子就算內心酸楚,仍然會鼓起勇氣向前邁進,這點反而是大人所不如的。 導演透過李善與讀幼稚園弟弟的童言童語對話說出:「他天天打你,為什麼你還要跟他做朋友?」弟弟直率地說:「因為我想跟他玩。」或許這就 是最好的解答 ,小男孩你一拳我一腳,即便頭破血流,最後還可以玩在一起,只因為彼此沒有算計。只是有一天,小男孩們長大了,為了權力、為了金錢、為了女人,牠們爭得比誰都兇! 女孩青春紀事 The World of Us

羊男愛片賞析(長篇影評002):《羊男的迷宮》(Pan's Labyrinth)

跳舞吧!羊男。與童話的結局 (文長有雷,慎入) 在時報文學的村上森林網站裡有一篇訪問,某高二女生問村上先生:「 我想問的是有關羊男的事,為什麼羊男常常出現在先生的作品呢? … 羊男是否象徵著什麼? … 羊男是神話中的潘神嗎? 」村上回答:「 羊男,對我來說,就只是羊男 … 說到象徵或比喻什麼,其實並沒有這回事。羊男只不過是羊男而已。有什麼事情的時候,他就會突然出現 … 」 當拿到今年金馬影展手冊,《羊男的迷宮》片名映入眼簾時,「我」起了一種奇妙的感覺,腦子裡蹦出「這是我無論如何都要看的電影!」 自然般膨脹起來,無法自主地就做了決定。就好像村上小說裡的人物一樣,不由自主地愛上炸甜甜圈跟義大利麵,顧爾德彈奏的巴哈同時也在腦子響起 。 有報導提及電影中羊男的造型取材自西班牙畫家哥雅的畫作,「我」突然有種墜身海豚飯店 208 號房的顫動。太奇妙的連結!今年初我造訪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時,館展主題畫家正是哥雅。我恰巧看見一幅羊面人身的畫作,在那裡駐足許久,並跟老婆提到「或許這幅畫就是羊男的起源!」這真是足以構成一篇「羊男奇譚錄」,哥雅的畫-潘神-羊男-我,連在一起,只是不知道星紋的羊會不會出現在電影裡 ? 本片是墨西哥導演吉勒莫戴托羅 (Guillermo del Toro) 是知名的恐怖、魔幻片導演,以《鬼童院》( Devil’s Backbone )一片成名,遊走於好萊塢和西語電影世界,在好萊塢執導過《刀鋒戰士 》 和《地獄怪客》。 故事背景設定在 1944 年的西班牙,弗朗哥將軍在內戰中打敗共產黨後實施法西斯高壓統治,少數殘存的共黨勢力藏身野郊困鬥。女主人公十歲的歐菲莉亞在裁縫父親死後,隨改嫁的母親一起投靠窮兵黷武、冷酷無情的維達上尉。有孕在身的母親無暇照料歐菲莉亞,維達則受命率軍前往剿滅殘存的游擊隊。 生活苦悶驚恐的歐菲莉亞遇上了神祕精靈,帶領她進入奇特的巨石迷宮,牧神羊男告知她真正身份是地底王國的公主。但她必須在月圓之前通過三個嚴峻考驗,證明沒有受到人類污染才能重回神族。當她勇敢地完成第一項任務後,牧神給了她一盆「曼陀羅根」來幫她母親「安胎」。但隨即母親卻死於難產。 當牧神給歐菲莉亞最後機會要她拿剛出生的同母異父弟弟來血祭時,她毅然地拒絕。故事的最後,歐菲莉亞用自己純真的血液完成了最後考驗,也重回到地底王國成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