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2017電影筆記077- 比利時《交換心人生》(Heal the Living)

影片敘述一個關於器官移植的故事,照理來說,該是個爭分奪秒的緊張畫面,但電影中,我們看不到一絲緊張,所有的情節都很平靜,如靜謐的流水,華麗的慢歌,不慍不火地娓娓道來, 滿溢著歐洲的人文風采。影片中有不少隱喻,比如車禍前公路變成海洋,也暗示著生命的即將離去-我们從何處來,即往何處去。

青春正盛的少年西蒙因車禍意外腦死,醫生說服了他的父母器官捐贈,以便換得更多生命的延續。西蒙的父母經過一番椎心痛苦,答應捐贈愛子的器官,將一顆年輕的心臟移植給深受心疾威脅的女子克萊兒,她是一位放不下孩子的母親,也是一名不願拖累愛人而獨自面對病魔的堅強女性。

電影清晰刻劃生死的抉擇、家人/情人間的羈絆、器官捐贈的客觀呈現,與醫病關係間各自的為難。導演卡黛兒基耶維黑(Katell Quillévéré)冷靜而克制,一點也不煽情。特別在車禍後的醫院場景中,大量的手持運鏡捕捉各方人物情緒,西蒙父母的傷心欲絕、醫護人員的專業反應令人印象非常深刻,他們承受的龐大壓力其實不亞於家屬,詢問器官捐贈的意願時,更是每字每句小心翼翼地拿捏分寸。後半段鉅細靡遺的心臟移植手術,則旨在讓人徹底感受生命終止與甦醒的力道,不會血腥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2018電影筆記100-美國《荒野之心》(Leave No Trace)

本片和思辨烏托邦教育理想的《神奇大隊長》(Captain Fantastic)有點類似,但內容除了子女教育問題外,還探討了邊緣族群的生活狀態,特別是戰爭創傷症候群者重新融入社會的問題。故事中威爾帶著13歲的女兒湯姆在森林公園裡過著自給自足的原始生活,直到被政府人員發現後,進行調查與社會安置,回歸平凡的社會之後,威爾卻日日受著煎熬,最後還是因為無法抗衡內心的恐懼,帶著女兒再次逃離人群。

電影鏡頭裡,這對父女在森林裡生活,以打火石生火、採集野菜蘑菇、飲地衣的水珠,女兒健康快樂出落得好似大自然的精靈。影片中的威爾可能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,他與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不同,逃避社會是他主動也是唯一的選擇。他比誰都愛他的女兒,單親在艱難的叢林環境生存外還教她讀書寫字,甚至比正常上學的孩子還要優秀。但是當湯姆重新進入「現代文明」之後,很快地適應甚至愛上了這世俗的循環系統與交易方式,甚至情竇初開,最終要面對「成長」這個更重要的命題,即便不捨與父親分離,她勇敢地選擇了不再逃避,是非常動人的成長物語。

導演詮釋父女間價值觀和世界觀分道揚鑣的描寫細膩動人,用一個小格局故事反照出宏大和普世價值的寓意,也就是個體生長與認識世界的過程。「更多的生活物質」意味著就是更好的生活嗎?人類畢竟也是群聚性的動物,也有適應性的。但並不是更好的生活才能更有安全感,安全感還是來自於人和周圍之間的相互關係。我們對於美好事物與文明的本能嚮往是與生俱來的,只是電影告訴我們,所有的選擇不一定要「正確」,不一定要「快樂」,也不一定要「有意義」,更重要的是當孩子長大後,要學會放手。

Leave No Trace 荒野之心 2018 電影預告中文字幕

※電影金句:
「他就像個逃離人類社會的難民,而森林收留了他,給了他庇護。」
「學校的意義不僅僅在培養智力上,還包括教會你怎樣和人們交流和相處。」
「需要森林的是你,我並沒有和你同樣的問題!」

2018電影筆記51-韓國《燃燒烈愛》(Burning)

村上春樹的文字有獨特的冷峻奇詭氛圍,公認難以被影像化,改編電影少獲好評。韓國名導李滄東的《燃燒烈愛》改編自村上短篇小說〈燒掉柴房〉,在2018 年坎城影展中獲得影評人一致讚譽,《銀幕》場刊給予 3.8 分的歷史最高評價。李滄東在訪談中表示,本片意圖肩負當下青年的「無能為力」,希望描述青年世代面對自我生命的矛盾,與試圖了解外在世界時的疏離感。

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次成功的改編,但絕對是一次引人入勝的改編。李滄東創造了一場謎團與暗喻,電影有獨特的韻味,其神秘性、曖昧性與多義性雖然與村上桑的味道不盡完全疊合,但互文性十足,讓人看完後有一堆疑問縈繞在腦海裡。

原著小說僅九千字,故事圍繞姓名不詳的兩男一女開展:卅一歲的「我」透過靠男人接濟生活的模特兒「她」,認識了「他」。一個週日下午,二人突然來訪「我」家,在吃喝一輪後開始抽起大麻。女子醉倒後,「他」突然對「我」說起自己的癖好:燒柴房,「他」對倉房的選擇嚴謹,只燒那些消失後「誰也不在意」的存在。

電影改編加入了韓國社經脈絡。男主由卅一歲男子,改為剛畢業的青年宗秀,海美與班的角色大致上沒有更動,只是男女主角的關係變為成童年相識。在海美神秘失蹤後,電影改編情節,讓宗秀懷疑多金男班是否該為失蹤負責,展開一場苦尋戀人的解謎之路。

------(以下內容牽涉關鍵劇情,請自行斟酌閱讀)-----
〈燒掉柴房〉小說中看起來有些事正在發生,真要去解釋卻也有可能什麼都沒發生;就像村上在《1Q84》裡寫:「不說明就不明白的事情,是說明了也不會明白的事情。」但李滄東認定這是個殺人故事,但卻「殺人不見血」,只以燒掉不起眼的柴房為隱喻,表達一個人的人間蒸發。「柴房」本是將閒置或未能決定用途的物件暫時安放的空間,裡面的物件隨著時間的流逝變成一種「遺忘」,這些物件雖然佔有空間,卻不再被看見、彷若從未存在。

〈燒掉柴房〉裡的班,就像《恐怖鄰人》裡的西野或是黑澤清《X聖治》裡的間宮,以正常人的形象出現,卻帶有某種異常舉動。他聲稱自己會去燒柴房,有一套自己的論述,甚至視為使命感。事實上,他到底有沒有真實行動小說中並沒有描述,「我」也沒有找到哪間柴房被燒了。班甚至強調「也許因為離你太近,所以錯過了。」這就是故事吸引人的地方,模糊而多義。被燒毀的柴房究竟是有形,還是無形的東西?

劇情乍看似乎是個三角戀情,卻又不僅於此。兩男一女間有種詭譎的張力,在和諧的外表下暗自流…

2018電影筆記40-韓國《風流大丈夫》(What a Man Wants)

本片改編自2011年捷克電影《Men In Hope》,以男性視角出發,犀利剖析男人「究竟為什麼會偷吃」?電影在韓國社會引發議論,並且被分級為19禁,但其實全片並沒有任何露點鏡頭。

RM女神宋智孝飾演連辦「房事」都要看手機的SNS中毒者,與性格老實的奉秀(申河均飾演)是一對結婚八年的老夫老妻,看似和睦的感情因謎樣性感的女子珍妮出現後,吹起一陣狂風。出軌20年從未被老婆抓包的錫根,是智孝的哥哥,他生活美满但改不了偷腥的毛病,十分享受出軌的刺激和愉悦。自從跟大舅哥體驗外遇後,妹夫奉秀的生活也發生了一些無法言明的變化……

南韓在多項調查中顯示外遇比率在亞洲國家中名列前茅,要把外遇這種負面素材變成喜劇,本身就是一種負擔,例如被以為「認同不倫」。韓文中,「風」有「出軌」的意思,在電影中既是濟州島的風,是風流的風,更是因孤獨發自內心的風,劇本看似引人歡樂,但是也對當今男女普遍存在的孤寂感進行呈現,靠隱瞞和原諒維持的感情其實是岌岌可危的懸崖,被戳破的順間就像泡沫一般立即破滅。

整體改编尚可,但是看著總覺得缺一口氣:既不如歐美同類型片放得開,又没有充分的論述來充實電影。但是看看智孝歐尼跟鏡頭下的濟州島景色,也是不錯的選擇。

風流大丈夫 What a man wants HD中文電影預告

※電影金句:
「你很種很低俗的意氣風發感,你出軌了嗎?劈腿的男人都這樣!」
「因為相愛而結婚,但為何仍感覺孤獨?」